清蒸鱼挺好吃的🐟

“喜欢,喜欢你,最喜欢你了。”
背景来自绝美焦玛老师@一杯半焦玛

舟行若在虚【在抽奖奖池把自己吓到】:

6.6-9.13原耽百日·暑假作业大礼包派送【二宣】
【staff】
班主任:舟行若在虚 @舟行若在虚【置顶抽奖奖池把自己吓到】 
副班主任:性感祁醉在线不做人——在线安利你的距离 @性感祁醉在线不做人——在线安利你的距离 
书法老师:老马途知 @老马途知 
语文老师:《搞cp抄》节选by辛尚仁 @辛尚仁 
美术老师:长夜蓝 @长夜蓝 

特别鸣谢:北雁南归。 @北雁南归。是帅逼。 

Tag:6.6—9.13yd百日&yd暑假作业礼包大派送

 

 

搞cp的快乐使我不清醒

卧室里痴笑到鸡叫打鸣

我爱你说一万遍都不够听

随崽的心跳一起超频

今天必须给我亲!

 


【人员表】(排名按照时间表)

 

语文作业(文组)

维舟山水间 @维舟山水间_ 

只搓政宗的鹅   @只搓政宗的鹅 

危险渔船号海盗船船长RAY君玥子   @危险渔船号海盗船船长RAY君❤玥子 

朗姆酒兑水   @朗姆酒兑水 

清酒十三里.   @清酒十三里.🌙 

惊蛰的巡礼之年   @惊蛰的巡礼之年 

栖风揽月 @栖风揽月 

十七道   @十七道 

也庐   @也庐 

蓝家泠儿   @蓝家泠儿 

萧奈怜   @萧奈怜 

北雁南归。   @北雁南归。是帅逼。 

何泽由我。   @缘分制造机 

舟行若在虚   @舟行若在虚【置顶抽奖奖池把自己吓到】 

珹千   @珹千 

性感祁醉在线不做人——在线安利你的距离   @性感祁醉在线不做人——在线安利你的距离 

沈真顺   @沈真顺 

高堂明敬 @高堂明敬   

-小熊饼干-   @-小熊饼干- 

容安   @容安(置顶抽奖 

若盼君兮   @若盼君兮🍃今天有没有进步 

江月浅年   @江月浅年 

冉天生   @冉天生🌧️ 

晚江染层云   @晚江染层云 

从余宴|  @从余宴|  

叶南乔.   @叶南乔. 

是两米八鸭   @是两米八鸭 

西狩获麟   @西狩获麟 

卧星枕月   @卧星枕月 

罄淮   @罄淮 

江泓   @江泓- 

沐颜   @沐颜 

大禹不治水142520   @大禹不治水142520 

卡米尔的羽毛 @卡米尔的羽毛   

迢渡    @迢渡 

沉舟行雲   @沉舟行雲 

糖霜   @糖霜 

青岑生吃玻璃渣   @青岑生吃玻璃渣 

非限制性阅读   @非限制性阅读 

陆自書  @陆自書

叶秋澜v @叶秋澜v 

 星河散寥廓@星河散寥廓说请不要因为请假而取关她 



美术作业(画组)

NaCl过量鱼   @NaCl过量鱼√ 

秋泊然   @秋泊然【没退圈,在和闺蜜一起产粮】 

清明子鹤   @清明子鹤 

-生|病-   @-生|病- 

临刀   @-临刀- 

白井榕   @白井榕 

-盐酥鲤鱼精  @盐酥小鲤鱼 

罐儿里有个百宝箱   @罐儿里有个百宝箱☻ 

我不会画攻哦   @我不会画攻哦 

已热化   @已热化

壹木又寸 @壹木又寸 

川岚未烬   @川岚未烬 

草莓淡奶油   @草莓淡奶油 

阿曳   @阿曳🍙 

温之岸   @温之岸 

今天吃金枪鱼了吗   @今天吃金枪鱼了吗 

弧老侃   @弧老侃 

漆斩 @漆斩 


 

搞cp的快乐让人多疯狂

令我旋转跳跃对天地引吭

傻白甜正剧向都难以抵抗

爱情的芬芳透屏张扬

让我陷入了痴狂!


 

口语作业(广播剧组)

ATIA社团(代发 @舟行若在虚【在抽奖奖池把自己吓到】 )

 

 

音乐作业(歌组)

严书   @严书_ 

舟行若在虚   @舟行若在虚【在抽奖奖池把自己吓到】 

姜枳  (代发 @舟行若在虚【在抽奖奖池把自己吓到】 )

自饮乾坤三百岁   @自饮乾坤三百岁 

天衾儿   @天衾儿 

玉树歌 @玉树歌 

 

 

书法作业(字组)

凉拌龙井虾仁   @凉拌龙井虾仁 

茶醉光年   @茶醉光年 

璇瑾   @璇瑾 

三两黄鱼面   @三两黄鱼面 

岚岚岚岚岚栀 @岚岚岚岚岚栀 

火中取勺   @火中取勺 

箫韶九成°   @箫韶九成°(怎么发抽奖都没人看) 

無妄之災.  @無妄之災. 

众所周知众所周不知不是众所不周知   @众所周知众所周不知不是众所不周知要和兰亭序和学习一战到底 

清蒸鱼挺好吃的   @清蒸鱼挺好吃的🐟 

周戌凌   @周戌xū凌 

醉踏松根月   @醉踏松根月 

老马途知   @老马途知 

老年练字饼   @老年练字饼 

ella黎小仙女er   @Ella黎小仙女er 

宸宸宸宸宸秋   @宸宸宸宸宸秋 

林青筑   @林青筑 

林妄北   @林妄北 

澜青岚QAQ   @澜青岚QAQ 

脸不圆的安之 @脸不圆的安之   

板牙  @板牙

小妄枯了QAQ @小妄枯了QAQ 

 


世间万万人而我独有钟情

能与你相遇是我三生有幸

心中有一万句只说与你听

见赤诚一心淋漓好景

无边风月都动心



手工作业(章组)

青年晚报。   @青年晚报。 

祁廉   @祁廉 

余羡予七   @余羡予七 

振蛰春潜。   @振蛰春潜。 

我不是墨鱼 @我不是墨鱼   

默子   @默子 

失俞的头还在所以不叫矢俞   @失俞的头还在所以不叫矢俞 

祁北笙   @祁北笙 

禾口川兀 @禾口川兀 


设计作业(图组)

清梦环途 @清梦环途 

 

敬请期待。

不奉陪 狠狠踩碎

是自以为 在作祟

不奉陪 让它下坠


                                      ——《不奉陪》

“回首往昔,我的人生充斥着耻辱。”


                                                 ——太宰治

若能回到冰河时期

多想把你抱紧处理

你的笑多疗愈

让人生也苏醒


                    ——《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

林凡捧着陆柯燃的下巴轻轻吻了一下她颤抖的嘴唇,温柔的声音像从天边飘来的四月的风。


“不哭不哭,我燃妹的眼泪是小珍珠。”

【凡柯】 有点甜

/秦子喻  



  

  “林凡我们先去洗漱了!”



  “哦好。”林凡将上半身藏进床铺里,干净的手慢条斯理地整理着刚刚脱下的已经被汗水淋透的演出服。她的脸上还留着精致的妆容,一双大眼睛微微眯起透出无法掩饰的疲惫。



  舍友们相继离开后,略有些拥挤的宿舍里顿时只剩下两个人。空气仿佛凝滞,身后人不可捉摸的呼吸声一下下钻入林凡的耳朵里。她早早就觉察出不对劲,却像个第一次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不知所措。



  之前《有点甜》的表演结束后,林凡佯装没事儿人从容地走到后台,脸上的笑意却怎么也收敛不住。她眉眼弯弯笑盈盈地看着面无表情瞥了她一眼的陆柯燃,心里突然狠狠咯噔了一下,嘴唇翕然终究是把话语咽回肚子里。她低下头默默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耳畔其他人热情的欢呼声就像一阵风轻描淡写地吹过,她根本不关心。林凡缓缓坐在陆柯燃后面几排,对着周围人勉强地笑了笑又转向直盯着陆柯燃一动不动地后脑勺。整个流程几个小时下来,陆柯燃最多只是看向边上的人淡淡一笑,再也没有看林凡一眼。



  “哎林凡今天陆柯燃好像不对劲哎,你们是不是闹矛盾了?”身边的姐妹凑到林凡耳边小声说。



  林凡转头尴尬地笑笑,随机又将深不可测的目光转到陆柯燃身上,下意识咬了咬嘴唇。



  回到宿舍后,不知是不是故意的,舍友们急匆匆地陆续离开给他俩创造空间。林凡抓了一把头发露出求救的表情,可还是被谢可寅一个wink给拒绝了。



  想到这儿,林凡又微微侧头瞥了一眼还是没有反应的陆柯燃,心里直打鼓。表演结束后有姐妹说,她是看到她的表演之后才这样的,可林凡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她皱起眉头瘪瘪嘴,刚蒸发不久的汗又渗出了额头。



  “陆……陆柯燃……”许久,林凡终于鼓起勇气开口,清亮的嗓音在这一刻竟然有点喑哑。



  没有反应,一片死寂。



  林凡回过头咽下一口口水,睁大了眼睛微微颔首,直勾勾地看着正背对着她收拾衣服的陆柯燃。女孩子苗条却很有型的身体在灯光下被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却不知为何放射出冷冰冰的气息。她慢慢走上去从背后环住了陆柯燃,紧紧贴在那个单薄的后背上。



  陆柯燃的动作明显一顿。



  “咋了啊……”林凡继续小心翼翼地问道。



  “咚!”



  几乎是一瞬间,陆柯燃猛地转过身一巴掌握住了高低床的梯子将林凡咚在床边。



  林凡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只是瞠目结舌傻了眼,紧接着,眼前可爱的发旋就慢慢变成了一张愠怒的脸。



  “别人的头,好摸吗?”陆柯燃毫无波澜的愤怒语气让如梦初醒的林凡差点没反应过来。下一秒,林凡撑大了眼睛看着陆柯燃的脸在她面前无限放大,旋即一阵熟悉的湿热霸道地啃上了唇瓣。



  这是一个毫无反抗力的带着绝对侵占意味的吻。



  陆柯燃抓住林凡呆住的空隙强行撬开她的贝齿,灵巧的舌头径直伸入口腔霸道地扫荡每一处角落,津液交换间牙齿略用力地啃嗦林凡温软的唇瓣吞掉她所有的呼吸。



  林凡推了推她的肩膀却丝毫不起作用,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开了花,耳朵一瞬间只能听到暧昧的水声和心脏狂跳的声音。她的脸胀得通红,手慢慢环住陆柯燃的脖子。



  激烈的唇齿交战结束后,陆柯燃仍然低着头,喘着粗气。



  呼吸声,心跳声,像急促的雨点。



  不知过了多久,陆柯燃才缓缓抬起头。那张虽然还是无表情但是却略窘的脸比林凡还要红。



  “我,我不要你摸别人。”她低声嘟囔。



  沉默。



  几秒后,林凡突然噗嗤一声笑起来。她看着陆柯燃的臭脸刚想说些什么就被一个声音打断。



  “林凡陆柯燃,要集合了。”



  林凡回过头,对上陆柯燃氤氲的眼睛,笑着啄了一口她润泽的红唇。“走吧小醋包。”



  陆柯燃嘴唇动了动。



  “我答应你。”林凡看向陆柯燃,咧嘴一笑。

【瑜洲】逆光(5)

雷点:ooc,许魏洲站街

字数:1900+


/秦子喻

  


  “妈的。”黄景瑜低声咒骂,健硕的身躯用力撞开单薄的许魏洲径直大步往外走去。



  许魏洲不堪一击的身躯遭到重击后瞬间向后仰去,一阵清脆的铃铛声从体侧响起在冰冷的房间里回荡。他咬着牙强忍着下意识后退的那一步,侧在身边的拳头紧攥裤缝,停顿了片刻后转身快步跟上去。



  他们小心翼翼地穿过昏暗的走廊,在一阵阵令人作呕的淫荡笑声中黄景瑜终于鼓起勇气探头瞥了一眼排在狭小沙发上歪七扭八的各色女人们。他们或是叼着冒着刺鼻气味的劣质香烟,或是捧着不知道从哪来的老式手机对着屏幕肆意调侃,下流的语言炮弹肆无忌惮地从那张艳红的嘴唇中喷射出直怼上黄景瑜的耳朵。他感到胃里一阵翻滚,那些女人暴露的装束就像多此一举的遮挡,雪白带粉的羞耻部位尽入眼帘。明明只是五分钟的路程,黄景瑜的额头上却已经滴下汗珠竭力忍受席卷而来的恶心,仿佛熬过了一个世纪。



  “到了。”



  黄景瑜转过头,胸口沉闷好似被磐石堵死,不禁意间发出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一声长叹。



  那是一扇微微敞开的铁门,门上斑驳的锈迹卑微地阐述着时间的摧残,一道单薄的缝隙夹在铁门和无尽的黑暗中,倔强地向里射出微弱的光芒,仿佛仅凭着自己的蚍蜉之力就可以划破浩瀚黑暗的桎梏。



  许魏洲慢慢走过去,精瘦的白手并不熟练地反复拽动生锈的拉扣,如纸的衬衫往后缩了缩露出他同样苍白的手腕,红色的手链伴着清晰的铃铛声仿佛一击紧钟敲打着黄景瑜停滞思考的脑袋。他愣在原地,怔怔地看着那个红似血的手链在昏黑一片的环境中不断放大,却在日光全部射入的瞬间闪烁出耀眼的光芒,痛得刺眼。顷刻间一股冷流倒灌全身,黄景瑜四肢僵硬再也走不动一步,脑袋的阵痛再次如洪水般涌来,像极了一头狰狞的野兽失控地撕扯开他的记忆,扒出血淋淋的曾经。他的眼前是一片白光,令人窒息的耳鸣后周身无一物的空间里渐渐只剩下那个人温柔的声音。



  “景瑜?景瑜!”



  黄景瑜使劲摇头拼命睁开痛得钻心的眼,叠加的三眼皮又撑大了他本来就不小的眼睛。他挣扎着抬起头,模糊的视线渐渐聚焦,摇晃着终于看清了眼前焦急的许魏洲。



  他嗯哼一声,恶狠狠地甩开许魏洲落在他身上的手,皱起眉头嫌弃地掸了掸刚被冒犯的衣服重新直起身。



  许魏洲被打掉的手无措地停在半空中,澄澈的眼睛里一闪而过惊慌和悲痛。呆滞地愣了一会儿后,他勾了勾嘴角尴尬一笑,颤抖着收回悬在空中的手臂无力地垂在身体两侧。“……走吧。”



  黄景瑜深吸了一口气才抬起头撇眼如受惊的白兔般的许魏洲,强忍着心脏的绞痛绕过他健步冲向不远处的铁门,逃也似的消失在白光里。但是他没看到的是,身后蜷缩成一团的许魏洲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几年前的那段黑暗无光的时间,绝望而没有尽头。

  



  这个鸟不生蛋的破地方远比黄景瑜想的要热闹很多。他双手插在裤兜里漫步在狭长的巷子里,阵阵凉风吹过,一股寒意由下而上流窜。他戴上外套的帽子,弯弯的眉毛上下翩飞遮掩着漆黑无底的眼眸。嘈杂的人声中身后跑步的哒哒声愈来愈清晰,许魏洲终于跟了上来,带着微微急促的喘息声一齐钻入黄景瑜的耳朵。



  他有意识地放慢了脚步。



  “小洲!”街边一个正在洗衣服的妇女抬起头挥着手笑喊道。



  “哎贾大妈!”许魏洲笑眼盈盈地点点头也挥了挥手。



  “小洲呀!我家那个下水道又漏水了!”另一个正在烧菜的妇女把头探出窗户扬声。



  “好嘞!张姐我明儿就来啊!”



  “小洲这男娃是谁呀?”



  “是我朋友啦…!”



  许魏洲转过头却猝不及防撞上了一个厚实的肩膀。他抬头,不解地看着停下脚步的黄景瑜。



  “怎么了?”他盯着黄景瑜拉下帽子后露出的稀碎的短发,好像仙人掌的刺,却那么想让人揉一揉。



  “你好吵。”黄景瑜侧过头,太阳的光辉勾勒出他轮廓分明的侧脸。



  许魏洲呆呆地看着,半晌才缓过神来,眉眼弯弯咧嘴一笑。



  “黑水街的人其实还是很好的。”他绕过黄景瑜继续往前走,“我来这里时间不长,但是这里的人已经帮了我很多忙,我平常没事儿也会帮他们做点事。这里大多都是妇女儿童,壮年都出去闯荡了,留下了这个和睦的地方。”



  和睦?呵呵。黄景瑜撇了撇毫无意识就扬起的嘴角,强压下试图照亮心上乌云的光芒。



  许魏洲难掩快乐的声音戛然而止,停顿了片刻后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应。他僵硬地回过头,看着眼前人的表情好像感觉出了这份邪恶的心中所想,阳光的笑容逐渐收敛最后还是转为一抹无奈的苦笑。他转过头不再说什么,…只是一股脑往前走。



  黄景瑜的脸上像被狠狠刷了一巴掌。



  “前面就到了。”沉默地走过了两个路口,许魏洲微颤的声音从前面传来。黄景瑜抬起头看着许魏洲可可爱爱的后脑勺,明明是毫无波澜的一句话却好像一把利刃直插在他的心上,一阵莫名其妙的难过和后悔浮上心头。



  “嗯……”他点点头,难得乖巧地回应。



  “严叔。”许魏洲扬了扬唇缘走进一家有些简陋拥挤的小店铺,“我朋友想请您修车。”



  严平抬起头热情地回应了一声,却在看到缓缓走进的黄景瑜后笑容慢慢消失。



【瑜洲】逆光(4)

雷点:ooc,许魏洲站街

字数:1400+



/秦子喻



       这一夜睡得不算踏实,隔壁杨姐折磨人的娇喘和呻吟就像空中齐刷刷飞来的利刃,一刻不停地刺入黄景瑜的心脏。直到后半夜,神经一度崩溃的黄景瑜才在恍惚中浅浅睡去。他感觉到有个微凉的温度在缓缓抚摸他的头发,好似四月凉爽的清风,在一片蔚蓝的天空下轻柔地环抱住瑟瑟发抖的他。



  天亮了。黄景瑜慢慢睁开朦胧的双眼,刺眼的阳光就穿过污浊模糊的窗户直射进来。他下意识把头埋进被子里,闷哼着渐渐又没了动静。窗外传来发动机一阵阵的轰隆声,和各种女人奇怪的声音。黄景瑜不禁皱紧眉头,一双疲倦的双眼始终没能接受阳光的照射,烦躁的心情油然而生喉咙里忍不住传来喑哑的闷声。



  “唔……不要拍我……”

  “我要慢慢地起……”



  脑子里突然传来的熟悉对话如同一道被闪电劈碎的玻璃,太阳穴好像被尖底皮鞋碾压过,一根无形的红线将这份熟稔于心的痛感和脑子里那些断断续续的灰色回忆连接在一起,一只宽广的手无情地拉扯着,牵连到黄景瑜的每一根神经。他不禁摁住太阳穴,五官因这剧烈的疼痛而扭曲在一起,骇人的表情为他本就冷漠的脸增添了些许恐惧。



  “哎这什么东西!怎么放在这儿呢!”



  门外突然传来女人尖锐的命令声,黄景瑜身体下意识一怔,一双迷离的双眼骤然睁大。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下一秒身后就传来了危险的开门声。



  “哎呀红姐!红姐您怎么了?”一个急促而熟悉的男音打断了手把发出的吧嗒声。黄景瑜攥住被子的手渐渐收紧。



  为什么要这么害怕呢……?



  他喃喃自语,薄唇微微颤抖,牙齿下意识打起寒战。



  随着身后门快速打开又旋即关上的声音,黄景瑜的身体又是一个激灵,迟迟不敢动弹。



  “那个……景瑜……起床了……”从背后传来的声音低沉温柔,瞬间将黄景瑜心中的石头打落,“再不起床一会红姐又来的时候就看到你了。她……她要是知道我把你留在这……还没有付钱……”



  就像一根被突然松开的紧绷的弦,黄景瑜的身体骤然瘫软下来,手机有点困难地撑着不算柔软的床慢慢坐起来,垂着脑袋一言不发地穿着衣服,蓬松的头发像极了街边被吃了一半的棉花糖。黄景瑜的动作行云流水,动作麻利地走下床洗漱然后就收拾起东西来。



  许魏洲悄无声息地看着面前的一切攥紧的手松开又收,红唇翕然半天也没有能说出一句话。



  “车应该修好了吧。”黄景瑜沉默许久一开口就是个陈述句,带着命令的语气,像架在许魏洲心脏上不可抗拒的匕首。



  “没有。”他深吸口气才缓缓开口,“再……再给我一点时间……”



  “什么?!”



  许魏洲被这句突如其来的高声质疑吓得浑身一抖,咽口口水后才颤颤巍巍开口:“我……我会尽力的……再……再给我……”



  “逗我很好玩吗?”黄景瑜大步走上前一手抓起许魏洲的领子低下头居高临下地盯着这张,粗糙的布料摩挲着他同样粗糙的掌心,“你这恶心的地方,我一秒钟也不想多待。”



  许魏洲咬紧牙关倔强地仰起头,眯起的眼睛里射出刀剑一般的不甘,垂在身侧的拳头慢慢攥紧,指甲掐着手掌传来一阵生疼,骨节泛白咯咯作响。


  黄景瑜的喉咙里挤出一声不屑,攥着许魏洲衣领的手狠狠向一边甩开,转身背起破旧的旅行包一声不吭地走出门。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衣服被一个坚定的力道往回拉扯。他停下脚步。



  “再给我一天的时间……这周围没有宾馆,偷盗杀人藏在这里的不计其数……你会有危险的……”许魏洲的声音低哑给人一种安稳的感觉,可是此时却带着很容易就能发现的颤抖。



  “难道你们这个破地方还没个修车的?”黄景瑜嘲讽的语气里透出无限厌恶,“真他妈倒霉。”



  许魏洲原本就战栗着的手猛地一颤。



  “切。”黄景瑜轻而易举地挣脱开,侧过脸啐了一口后举步往前走。



  “不要走前门。”许魏洲冷漠的颤音顿了顿,“我……我带你走小门……”



————

ps.大家觉得wuli洲洲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挽留欠打的黄景瑜呢?